俗人俗语-凯发真人版

俗人俗语-优秀散文

我也附庸风雅,还没有开始写东西,就想给自己取个笔名。想了好多年,也没想出个满意的。我觉得的父母已为我取了一个好名字,至少这笔名一要配得上我的大号,二要能暗示我的某种癖好和动机,三呢,还要有点意味,也就是巴不得还“雅”一点。我可不想“俗”。谁知,只顾了去想笔名,却把可写点东西的好时光给误了。

一次,在一个颇有涵养的朋友闲聊时,他给我讲的一个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。他说有一次,他与一个很可意的女性朋友一起喝荼,突然聊到了什么是“俗”的话题,他说那个女士说了一句让他惊敬不已的话:“‘俗’一个人傍一个谷字,就是一个人为五斗米折腰。”他在讲这个故事给我听的时候,语气中流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仰慕。当时我想,这个女性一定是个精灵,她怎么就把一个远古的造字阐释得这么精到,又怎么把一种生命形态概括得这么生动呢?也许有人会说,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不是她的原创,可我还是认为,她能把1500多年前一个人的说话,与当前的人世生态演绎如此融洽,这是怎样的一个精灵鬼,这种睿智足以让一个女性称得上了不起,称得上“雅”了。有了这般地雅趣的女性,让男士们那样敬重,也是很自然的。

我出于同样的仰慕与敬重,想象着那个女性的模样,想象她怎样优雅地说出她的“折腰”的理论,想象她在得到她的朋友赞赏的时候,怎样地露出她浅浅的笑。说不定还有一对令人神往的酒窝。想象她能悠闲地和一个投意的男士在一起谈俗论雅,她也算可是雅到极致了。和她一比我可就是道地的一个俗人了,终于我有了一个适合我的笔名——俗人。

我这并不是作贱自己,因为我不能不俗。著名的汽车商约翰·艾顿在与丘吉尔谈论苦难时说过一段话:“正在受苦或正在摆脱受苦的'人是没有权利诉苦的……你说什么呢?在别人听来,无异于就是请求廉价的怜悯甚至乞讨……这个时候你如果说你正在享受苦难,在苦难中锻炼了品质、学会了坚忍。否则,别人只会觉得你是在玩精神胜利,自我麻醉吧。”

可我是一个俗人,我就敢说“俗”了。我不但是为五斗米折腰,有时也还会为五斗米去叩头。我本来就过着近于“请求廉价的怜悯甚至乞讨”的生活,只是还没有到能说出“俗”能磨炼我什么、造就我什么的话来的时候。其实,陶先生不为五斗米折腰,也只是发泄了他一时的义愤,接下来的生济窘迫,就让他一二再地不仅折了腰,也“摧眉”了,虽然痛感“役心”了。但也不得不“俗”了起来。

我不敢不俗,我必须要在我的出差单上清楚地填上补助经额,注意标准是否降低了,因为我没有本事,签一张条据就可以报销一笔;我必须要站在商品面前反复计算,因为我除了工资,再没有本事捞什么“外水”。很多时候我是不和别人去做什么“竞争”,可一到晋级、加薪的时候,就因为我有“不俗”,而没有了办法,便更没有机会,于是就沾了“风格”光,指标、名额就被别人占了去。如果得了去的人和自己彼此彼此那也天经地义,只是往往都是些毫无理由的人得了便宜。次数一多,心中自然有了不平,总会想理论一番,于是就变得计较了,自然又“俗”了。

再说我又怎敢不“俗”?苍蝇一天到晚东窜西奔地忙,也不过是为了寻找那一点腥臭,来糊一糊它那一个口。在我“俗”了很久以后,我确发现:“俗”字除了是一个人为五斗米折腰外,不还有好多人围着一个“口”?可见在上有老,下有小,好多口张着等待着的人群中,辛辛苦苦做“俗”事的,可能不只我一个。于是我想,为五斗米只需折一下腰,真算得上是一种幸福。还有好多人连就叩头还找不到地方。

我算得上是一个“俗”人。我的确是很“俗”。可我不能不“俗”。也不敢不俗。我似乎听谁说过,“大俗即雅。”俗吧,俗吧,在俗到极点的时候也许就“雅”了。

【俗人俗语-优秀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

2.

3.

4.短篇散文我是俗人一个

5.

6.

7.

8.


缓存时间: 2024-02-12
下一页: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