扩写卖炭翁作文-凯发真人版

扩写卖炭翁作文

扩写卖炭翁作文1

这年冬天凛冽的寒风卷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,顿时,长安城里银装素裹,满头皆白。这天,我正闲着没事做,好友约我去集市喝酒,吃喝完之后,我们便在长安城里闲逛一会。

虽然下着大雪,天气寒风刺骨,但集市上依然热闹,人来人往。这时,我们见到一位老翁,他衣着单薄,脸被炭熏得黑黑的,指甲缝也有炭灰,他正赶着一辆载满了炭的牛车在街上走着。

我们继续走着,还没走多远,便看到前面有两人骑着马横冲直撞的在街上叫喊“宫市、宫市”,我们定眼一看,那不是两个宦官吗?我们俩马上闪到一边去。街上的行人看形势不对,关窗的关窗,收摊的收摊,顿时街上变得冷冷清清的。

有一位卖水果的老人,没来得及收摊,两个宦官就已经到他的面前了。只见那黄衣太监说道:“水果我们拿去了!”老人不让,黄衣太监野蛮的踹开了他,说道:“我们是奉皇上的命令来的,你想违背皇上的.命令?”老人家没办法,只能认了。没一会他们便走向卖炭老翁那边去,老翁正想求情,还没等老翁说完,便抢走了他的炭。老翁哭着跪求:“不要呀!我还要靠这车炭的钱来买衣服、买食物维持生活呢!”“这匹红布给你当报酬,没拉走你的牛就不错了!”说完便扬长而去。

我走上前去,给了老翁一些银子,跟老翁说:“以后看到这些人,一定要退避三舍,如今的世道不太平呀!这些银子给您买穿的,您收好了。”老翁点头称是。

扩写卖炭翁作文2

昨夜,长安城内大雪纷飞,寒风凛冽,但为了买墨,我不得不披上棉袄外出。

走到门外,到处都是白色的,树上、屋顶上全是积雪,孩子们正丢着雪球,路上一个老人拖着蹒跚的步子,拉着满是炭的车,不敢走快,生怕把摇摇晃晃的炭车给拉垮了。到南门时,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,拉车的老牛已经累得直喘气,卖炭翁也饿了。这时,一个身穿黄丝绸衣服的人和一个白衣使者骑着骏马从我面前走过,来到卖炭翁面前,趾高气昂地说:“皇上有令,命我二人前往南门集市采购木炭,若不从者,斩!”卖炭翁哪敢违抗圣旨?两人留下半匹红纱和一丈绫,拉着炭车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老人家伤心地把红绡和绫系在牛头,坐在地上痛苦地哭了起来。此时此刻我非常愤怒,一车炭有千余斤,竟然只换到了一些布!

我过去安慰老人家,老人家把经历向我细细道来:木柴于南山砍伐,再拿回家烧炭,由于常年烧炭,稀疏的白发早已如雪花那样苍白了。烟熏火烤,脸上的皱纹又深又密,双手也被烤黑。揭开米缸发现米已经所剩无几,只得出门卖炭,赚点钱来买食物填肚子。明明衣着单薄还希望天气冷一些,这样炭火才能卖得好价钱。可惜运气不好,一出门就血本无归!

我看着老人家满脸的皱纹,再看看他单薄的衣服,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给他。老人家激动得掉下眼泪。

朱门骨肉臭,路有冻死骨!愿卖炭翁的故事不再发生!

扩写卖炭翁作文3

他恋恋不舍地从衣袖中伸出好不容易捂暖的手,去拢紧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,仍希望它们能让身子也暖和一些,动作轻柔而有力。使劲时,他手上的皱纹龟裂开,像生生地被拉往两边的深深伤口,让人觉得再看下去就会瞅见血肉,我不知道他到底用力了没,但那道刻印真令人胆战心惊,不过想来他是不敢用力的,那针脚不密不绵不细也不牢。若扯坏了,谁来补上这冬日仅余的一片温暖?但老天是疼惜他这把老骨头的,老翁往好处想,他看着东方艳红美丽的朝云,在已开始从青泛蓝的天空里兀自舞蹈,不禁失神。昨晚那一场雪,冰彻冻骨雪凉天地,他从稻草堆上翻身而起,僵硬肿胀的手脚和关节即使再不听他使唤,老翁也要惊喜地折了腰。萧瑟的乡间小道蜿蜒曲折,天还很早,但到城里去这点时辰也差不多了,牛呼出热气,鼻子上满是冰碴子,身后的炭车稳而重,雪花绵绵也成了压得厚实的冰层。老翁回头望望,再冷,这一车炭卖出去,也足够我温饱一番了,他竟已开始想起那些对他而言的奢侈品:包子、热茶……伴着车轮驶过冰霜的清脆声,老翁有了憧憬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冲散疲惫。

他放开牛,见它飞奔回去,心中不知何感。他把炭车给守门的士兵,让他带进宫去,好办成了自己这桩难受的差事。身下的白马驻立在地,风从宫门里吹出来,有丝丝暖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从小被安排的这种命运,也不过是为了在这战乱年间活下命来。身上的黄衣看似金光灿灿流光溢彩,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旁边的少年还在不懂世事的年纪,头向后转望着,他知道他在看什么,是头上系着绸缎别扭奇怪的黄牛,还是该怎样表情的老翁?应是绝望了,方才他让小子读那什么瞎编的诏书,随随便便就把炭车牵过来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生命的一切美好和希望隔离在老翁之外,神光从老翁眼里一点点的流逝,不听老翁内心怎样叫嚣呼喊。他顿觉茫然,这个世间,是怎么了?

他很累,身上有时落下讨厌的冰雪,他也就哆嗦几下,不理会。从晨光初晓到日上三竿,他 瘦弱如长青竹的老翁一直引领着,自山水乡间到金银宫市,炭车的绳圈一从脖颈拿下就卧地不起。地很凉,像张冰床,有时仍会飘雪,沾湿他得毛发。感到困倦不已后,他干脆闭上了眼闷睡,直到身边一阵持久骚动,再接下来便是恒久的沉寂。老翁的手放在他腹上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两匹白马八只蹄子,他不感兴趣。阴柔的语声冲他而来,逼迫他拉移炭车,放开之后他不明所以,奔向老翁身边,老翁又瘦又高,长年的劳作令他体格健硕,十指发黑,肌肉似是在骨头之间蹿出来的。他就静静卧在其旁,也不记得不知道老翁干了什么。他昏沉睡去,做了一个梦,梦境中,老翁在一片青色的竹林里砍柴烧炭,一次次弯腰,一棵棵倒下,烟火缭绕竟熏黑了他一头华发,竹子却逐渐黯淡下去,颜色异常枝干发软竹叶枯萎,一朵朵妖异的绝尘花在一节节竹骨上盛开。视线模糊起来,被遮挡了大半,轰然倒下的竹子掩映出老翁愈发缓慢的身影。老翁,他又一次弯下腰去,再也没有直起来。炊烟袅袅,四散而开,包裹住整个梦境,宫门外,夕阳接触群山,红色霞光刺得云层要滴出雪来,天空欲暗未暗,冷风止了。

华灯上檐,宫里一片暖气洋洋,宦官们都觉得脚下的雪,化开成水了。

【扩写卖炭翁作文】相关文章:

1.

2.

3.

4.

5.

6.

7.

8.


缓存时间: 2024-02-12
上一页:赠汪伦扩写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