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雪来了抒情散文-凯发真人版

初雪来了抒情散文

初雪来了。

树枝正待卸妆,叶子在挽留最后的光与色。女儿喜雪,硬是拉着生病的我去踏雪,说等到天寒地冻不想出门时,就享受不到初雪的温情了。

我里外三层裹得严实赏雪去。是啊,谁说踏雪、堆雪人就是年轻人的专利呢?

踏着薄雪,不紧不慢,如走在棉絮上。女儿说,雪盖树顶,树戴雪帽,这是彼此的倾心。可是那片未落的树叶子,身姿单薄,雪消的水滴顺着绯红的纹路下滑,你不觉得孤叶正伤感着吗?

不远处,一位约有七十来岁的老人,健壮的身材笔挺如树,手牵着年龄相当的一位满头银发的阿婆,面带微笑,从雪地的那头缓缓地走向这头。

白发银雪照青春。阿婆的`红围巾在雪的映照下鲜红如光。

正遐想时,女儿跑远又折回,在这天地洁白的世界里如一只美丽的绿蝴蝶朝我飞来。

“妈妈,你今天好美,我给你拍照吧。”

“不要把白发照出来,等等,让我把红围巾顺一顺。”“啊呀,红巾映雪,站好嘞。”她的笑声仿佛能穿透天际。

在北方,第一次雪落之后,西风会一次比一次紧,衣领会一层一层竖起来。大地要僵硬,万物待冬眠,地藏里就会有缓缓蠕动的声响,且发出嘶嘶的呼吸声。

尽兴罢,沿着来路返回,猛抬头,一片叶子正俏皮迎风起舞。

“快看,西山那边——”女儿欢呼。

万道霞光正驶来。

【初雪来了抒情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

2.

3.

4.

5.

6.

7.

8.


缓存时间: 2024-02-12
网站地图